株洲工商代办公司

404 Not Found

shishuan 2019年04月19日 株洲工商代办 39 0

  您当前的位置 :浙江在线浙江新闻浙江纵横杭州正文

  江干区凯旋街道有个金秋花园,上个月底,社区居民突然发现,6幢楼下挂出一块招牌:何钧青健康心理咨询服务所!

  心理咨询机构在小区举办个座谈会,发发传单并不少见,正儿八经“落户”的倒是新鲜。开张已有半个月,它开出了什么样的药方子?

  “简单说是一句话,为居民心理疏导,排解心理疑惑,在进行咨询服务,化解家庭、人际矛盾的同时,为居民特别是老年人提供相聚、聊天的一个场所。”

  上岗15天,服务所的“掌门人”何钧的日程表已经排得很满,接待本上40多位居民写下了咨询登记。

  对于这个新来的住户,社区主任陶小明说了句大白话:现在大家压力都很大,许多问题不是社区工作人员说几句体己话安慰一下就能解决的,基层非常非常需要专业级的“知心姐姐”。

  一间10多平方米的小房子,用书架隔成两间,装修简单但是温馨。书架上,整整齐齐地摆上了《心理健康》、《家庭教育》等心理方面的杂志,墙壁上还挂着两幅讲人生道理的漫画。

  61岁的何钧就在这里上班,这是她退休后自己承担的工作。这位省教育厅原副巡视员在教育战线上工作多年,是浙江省高校心理咨询和中小学心理教育健康教育方面的专家,持“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”执照。

  她原名何钧青,父亲是国医大师。退休后,她和老伴陈炳龙一商量:与其到专业机构去当个客座老师,还不如直接沉到小区做点服务。跟社区一商量,自己掏腰包装修了社区放置杂物的小屋,每晚7:00开始免费为社区居民服务。

  “开张后发现,大家真的很需要‘心理’药方,到我这里来的除了小区内的老人外,还有许多年轻人。我要做的就是倾听,听平时他们没人可说、没法说、说不清楚的闹心事,随后对症下药。”何钧说。

  她讲了最近接到的两个案例,在日常生活中,这样类似的事情不少,我们看看她是怎么解决问题的。

  A是个20多岁的小伙子,工作不错,人也很勤奋。他经人介绍找到我的,从外地赶过来。一开始他支支吾吾的,只说感情出了问题。从心理学上说,咨询者的话题切入点往往不是矛盾的焦点,我看他犹豫,就请他画一组“房树人”的图片。

  (注:要求被测试者在白纸上任意画一幅房子、树、人物,一种心理映射,有助于了解被测者深层的动机、情绪和性格倾向。)

  画完后我看了,小伙子使用线条比较多,画面比较单调。他画的人,只有一个圈,一个“大”,不画眼睛,鼻子,也不画衣服。可推断他处事比较简单、还有他性格上的缺憾,处事不够圆通。慢慢启发后,A终于开了口:一次工作时因为性格原因得罪了领导,被训斥后憋了口闷气,之后就一直郁郁寡欢,导致感情也不顺利。我向他分析了这种性格的成因,教了他与人相处的技巧以及一些排解的方法。离开后,小伙子一直发短信给我,说心情开朗了很多。两个星期以后,他还特地来拜访我,说愿意当我服务所的义工。

  老干部B老是觉得子女不注重自己的看法,对自己冷淡,打个电话也很简单、敷衍,这样一来,越来越抑郁。我跟他讲道理:你在孩子工作的时候打电话给他们,一来影响了他们的工作,二来他们在忙,未必有时间陪你聊天。“我在开会”可能只是表达了子女目前的状态,并不代表他们对你的态度。换个角度想一想,如果子女没有一份固定的工作,整天缠着你,你可能又要焦虑了。

  让B老人换位思考的同时,我建议他打开眼界,丰富自己的生活,重新为自己的时间列个计划表,去养养鱼、读读书。如今,他主动参加社区活动,状态好了很多。

  热心肠、跑得勤快,善于做调解工作,金秋花园社区主任陶小明看来,在现阶段的社区工作中,这个老套路未必管用。“我们社区有对小年轻吵架闹离婚,因为男方父母对女方不满意,认为女方一直忙于工作对家庭疏于照顾。结果社区工作人员足足调停了8个多月,效果却并不理想,双方离了婚,工作人员也很累,觉得力不从心。”陶小明说,近年来,由于工作和生活的节奏加快,压力的增加,社区得到的反馈显示,居民需要更多精神层面上的帮助。而这些,不是一个棋牌室、一个阅报栏就能解决的。小区受理数据显示,家庭纠纷的上升趋势很明显,此外老小区老年人很容易产生寂寞、孤独感,忧郁无法排解。现阶段,通过社区寻求一些付费的心理中介机构的条件很有限,所以一些专业咨询师的介入对社区来说非常重要。

评论关闭
装配式建筑省时省力又省心